远望谷(002161.CN)

净利润超同期营收?关联交易蹊跷往复?监管14问撩开远望谷迷雾

时间:20-07-01 16:00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净利润超同期营收?关联交易蹊跷往复?监管14问撩开远望谷(002161)迷雾

远望谷2019年非经常性损益占当年净利润99.25%,2016至2018年连续三年扣非后净利润均为负值,该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净利润超过同期营业收入?且两者同比增幅相差巨大?

6月29日,针对深圳市远望谷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远望谷,002161.SZ)2019年报数据出现如此巨大反差,深交所下发年报问询函,对其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方面,提出多达14个问题。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远望谷2019年的净利润为7.43亿元,超过同期6.29亿元营业收入1.14亿元;两者同比增幅,相差超过11倍。

引人关注的是,从年报数据看,2019年,远望谷实现非经常性损益达到7.38亿元,同比增加862.44%,非经常性损益占其净利润的99.25%。这意味着,净利润大增的背后,并非其业务短期内出现爆发式增长,而主要系出售股权所获投资收益以及会计准则变更后相应增加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同时,数据还显示,远望谷2016至2018年连续三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近几年业绩对非经常性损益依赖度极高。

公开资料显示,远望谷从事RFID核心技术、产品与解决方案的研发,产品包括RFID芯片、电子标签、读写器、手持设备,主营业务聚焦在铁路、图书及零售物联网领域,同时涉及纺织洗涤、智慧旅游、烟酒管理、智能交通等RFID物联网垂直应用领域。

远望谷年报问询函截图

  数据来源:深交所网站

投资收益是净利1.3倍

《投资时报》研究员仔细查阅远望谷年报了解到,2019年远望谷实现营业收入6.29亿元,同比增长43.61%;净利润7.43亿元,同比增长515.14%;扣非后净利润556.70万元,同比增长102.18%。

对比上述数据可以看出,2019年远望谷净利润比营业收入超出1.14亿元,营业收入增幅与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增幅差异较大,净利润同比增幅是营业收入同比增幅的11.81倍。

年报还显示,2019年,远望谷实现非经常性损益达到7.38亿元,同比增加862.44%,非经常性损益占其净利润的99.25%。同时,数据显示,远望谷2016至2018年连续三年的扣非后净利润为负,近几年业绩存在依赖非经常性损益的情形。

远望谷历年营业总收入及同比增长率(单位:亿元)

 远望谷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及增长率(单位:亿元)

  对于数据反差如此大的2019年报,深交所6月29日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远望谷说明其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从数据上看,远望谷2019年非经常性损益中的投资收益及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对其净利润影响确实非常大。年报显示,远望谷2019年投资收益发生额为9.71亿元,占当期净利润的130.70%,超过1.3倍,对此,远望谷称,“主要系权益法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处置股权以及权益工具投资确认和计量的核算方式发生变化产生的收益”。

但合并现金流量表则显示,远望谷在2019年取得投资收益收到的现金仅为693.98万元,与同期接近10亿元的投资收益发生额明显不匹配。为此,深交所要求远望谷补充披露投资收益明细,并结合投资收入确认与相关现金流量项目的匹配性,说明是否存在跨期确认投资收益的情形。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远望谷公告称,2019年9月20日,公司减持了河南思维自动化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思维列控,603508.SH)股权,兑现了1.04亿元,贡献净利润6706.92万元。此项出售后,截止2019年9月30日,远望谷对思维列控持股比例为8.37%,失去了思维列控董事席位,不再对思维列控具有重大影响。

年报显示,根据《企业会计准则》,远望谷对所持有的思维列控股权从按照长期股权投资列报变更为交易性金融资产列报,并按公允价值进行后续计量。因该项权益工具投资确认和计量的核算方式变化,给远望谷2019年带来的投资收益及公允价值变动损益金额合计为6.89亿元。

这,无疑是2019年净利润来源的最大主力。

值得留意的是,将思维列控股权变更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之后,远望谷的损益将受思维列控股价波动影响。这一影响在2020年一季度就已显现。

2020年一季度,远望谷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达到—1.26亿元,主要系思维列控股权按交易性金融资产采用公允价值计量,其变动计入公允价值变动损益。

数据显示,思维列控股价下跌幅度达到13.26%。所谓“成也萧何败亦萧何”,2019年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正向贡献成为净利润主力,一季度这一损益的负贡献金额,则等同于净利润亏损额。

数据显示,远望谷今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272.82万元,同比减少25.0%,净利润亏损1.25亿元,同比大降342.05%。这一由盈转亏的变化将远望谷打回原形——2019年净利润大增并不是其业务短期内出现爆发式增长,而主要来源于一个会计记账方法的改变,从而出现巨额投资收益。

蹊跷的关联交易

引起《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的,还有一项对2019年远望谷业绩变动影响较大的股权出售关联交易。

2019年6月,远望谷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转让子公司昆山远望谷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根据此议案,远望谷作价2.13亿元向公司控股股东徐玉锁控制的远望谷集团有限公司出售昆山远望谷物联网产业园有限公司(下称昆山远望谷)100%股权。此项交易在2019年11月完成交割,给远望谷带来了1.42亿元投资收益。对此交易,远望谷称,是为了“剥离地产业务,聚焦主业”。

但蹊跷的是,2020年4月28日公告显示,远望谷作价1.39亿元向昆山远望谷购回其在昆山产业园建设的工业厂房。

这一将此前“聚焦主业而剥离的地产业务”回购回来的行为,令市场产生诸多疑问——前后两次房产评估价值是否存在差异?是否存在向控股股东输送利益的情形?是否存在利用关联交易调节利润的情形?

事实上,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远望谷还有多项与相关关联方的往来存疑。

《2019年度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汇总表》显示,截至2019年末,远望谷与大股东及其附属企业间存在多笔因资金拆借或股权转让形成的非经营性往来,截止年末占用资金余额合计1.45亿元。

就此,深交所要求远望谷补充说明上述款项的形成是否已履行相应的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并核实上述非经营性往来款项是否仍处于相关协议约定的还款期内,督促股东尽快解决。

年报数据还显示,截至2019年末,远望谷关联方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合计531.84万元,坏账准备合计59.14万元;关联方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合计1.44亿元,坏账准备合计1443.78万元;关联方应收股利2021.02万元,未计提坏账准备;关联方应收利息66.15万元和关联方预付账款7.44万元。

这些关联方应收款项是怎么形成的?是否存在应计提而未计提的情形?

远望谷按产品分类的营业收入构成(单位:万元)

  此外,深交所还关注到远望谷2019年波动较大的其他几项数据。年报显示,远望谷在2019年四季度实现净利润9801.14万元,扣非后净利润—1689.43万元,而在2018年四季度,实现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1.10亿元、—1.64亿元。对比数据可见,两个年度的第四季度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均出现大幅变动,是否合理?远望谷是否存在跨期确认收入的情形?

另一项波动较大的数据是三项费用。

2019年,远望谷发生销售费用1.17亿元、管理费用1.15亿元、研发费用4767.58万元,销售、管理和研发费用之和占2019年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4.47%,较2018年同比减少22.03个百分点,2019年三项费用占比大幅减少,与收入业绩变动是否匹配?是否存在体外支付营运费用?

回购与减持伴生

令人关注的还有6月29日晚间的公告内容:远望谷控股股东徐玉锁于3月4日至6月29日通过大宗交易、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1625.44万股,减持股份占总股本2.20%。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减持计划系1月15日预披露,目前已实施完毕。权益变动后,徐玉锁持股比例为20.30%。公告显示,徐玉锁此次减持价格区间为每股7.74元至12.57元,减持套现约1.51亿元。

此次减持并非孤例。数据显示,自2019年10月8日以来,公司股东合计实施13次股份减持。更有意思的是,在股东减持的同时,远望谷却连续实施了两次股份回购计划。

2019年2月,远望谷曾披露一则股份回购计划:以自有资金或合法筹集资金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回购公司部分股份,回购金额不低于1亿元,最高不超过2亿元,回购股份价格不超过8.68元/股。

截至2020年2月14日届满,远望谷仅投入回购资金约1000万元,累计回购公司股份136.43万股,仅占总股本的0.18%,未达回购方案计划金额下限,差异比例达到90.00%。

对于回购完成金额只占承诺下限的一成,远望谷称,主要原因为受宏观调控政策影响,公司现金流紧张,同时,公司2019年销售订单增加,业绩明显回升,主力资金优先保证产品供应和业务发展,更符合股东利益,错过了一些回购的市场时机。此外,2019年11月至2020年2月期间内,因公司股票交易价格超过回购价格,无法实施回购计划。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引发市场更大争议的是,在第一份回购计划未完全履行的情况下,远望谷在期限届满仅8天后,再次抛出第二份回购计划。

根据2月22日披露的股份回购计划,远望谷将使用公司自有资金或合法筹集资金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部分股份,此次回购的资金总额不低于5000万元,且不超过1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15.00元/股。

此举,曾引起深交所于2月24日向远望谷下发关注函,要求对未完成前次回购计划的原因、是否存在利用回购方案炒作公司股价的情形等作出说明。

最新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5月31日,远望谷回购股份622.4461万股,占总股本0.84%;回购股份最高成交价为8.20元/股,最低成交价为8.00元/股,成交总金额为5063.13万元,符合既定方案。

从时间看,“迅速”达到下限的第二份回购计划实施时间区间,与远望谷控股股东徐玉锁此次减持的时间区间,重合度极高。